HKBU Enews Eyes on HKBU
2012年 九月 | 第二十四期
Updates
 
 

周佩雯(運動及康樂學副學士二年級):跟大隊,去賣藝

取笑周佩雯照片中身穿的戲服在十二生肖中最不神似,橫豎都看不出是猴子,她笑著附和,露出可愛的「兔仔牙」。這位一身古銅色肌膚的運動及康樂學副學士二年級學生,今年暑假參加了一個名為「一打人去賣藝」的旅行團,三個星期遊歷歐洲五國,一行十二人以街頭賣藝為生,靠當地家庭收留解決住宿。最大的收穫,是得到一個壯大了的膽。

我要去!
去年十二月,我的同系同學張敏婷和浸大師兄龐一鳴發起一個去歐洲流浪賣藝的計劃,在Facebook上問有沒有人想加入,我一向喜歡旅行,但最遠只去過台灣,因此第一時間決定參加。我把積蓄都拿出來,湊上政府派發的六千元,剛好籌到兩萬元團費。

事前訓練
賣藝團理想的團員數目是十人左右,但找人還真不容易,有人時間未能配合,有人擔心保險問題。直至今年三月,賣藝團終於成型,一共十二名團員,年齡由十八歲至三十過外。龐一鳴事前安排了工作坊給我們,大家討論去到歐洲可以表演什麼。其實我自己是完全沒有特殊技能的人,可說是無藝可賣。還好,他們本來就不要求團員有什麼技能。

遊走五城
這次的目的地共有五個城市──巴黎、布魯塞爾、阿姆斯特丹、柏林和布拉格,我們在每個城市逗留三至四天,其中兩天要賣藝,其他時間便到處觀光,也有自由時間,可以獨自四處逛。

戲服兩套
我們有十二個人,結果大家就買來一套十二生肖的毛毛動物衫,各扮演動物一隻,然後編排一起擺不同姿勢、組成各種隊形;另一套白色緊身衣,是我們在扮保齡球的瓶,有人當球,有時衝過來把我們撞散,有時又反過來被我們的「千手觀音陣」嚇倒。當然,跳舞唱歌也是賣藝團的主要表演項目。我們何時何地均身穿戲服,務求引人注目。

規矩二則
這次的流浪旅程有兩項規則。首先,但凡賣藝那一天,我們只能依靠賺來的打賞買食物。於是,大家一天賺得的金錢每每僅夠吃上一頓,又由於要等到表演完畢才有得吃,往往都餓得飢腸轆轆;第二,除抵達每個城市的第一個晚上可入住青年旅舍外,我們要依賴CouchSurfing尋找寄宿地方。CouchSurfing是一個國際非牟利旅遊網路,讓會員外遊時免費入住對方的家。其中兩位團友就因為找不到host family,要在街上露營一晚。

獨特體驗
我和同伴很幸運,在幾個城市接待我們的host family都十分好客,請我們喝啤酒、給我們烹調食物、伴我們踏單車遊郊野和到處去,又例如在柏林,男戶主還帶我逛周末的市集。相信這個旅程最獨特的地方之一,是我們能夠真正體驗當地人的生活。

求討食物
在阿姆斯特丹賣藝的一天,外面下著大雨,我們滯留在中央火車站近十二小時。即使我們分批走出站外表演,或嘗試進入車箱內賣藝,卻沒得到多少打賞,遠遠不足夠「開飯」。於是,龐一鳴委派幾位團員到唐人街討食物,沒想到他們真的獲得開設中國餐廳的香港人送贈幾盒燒味和炒麵飯。大家在車站內圍起圈來享受那豐富的美食時,著實感動。後來我和同伴在柏林,走進Subway快餐店,也成功取得兩條三十吋長的麵包,開心極了!

生存有道
除了賣藝,我們還嘗試以物易物和拾荒來增加收入。原來,香港兩元硬幣的波浪形狀舉世無雙,我一拿出來,外國人即時雙眼放光,立即用兩元歐羅來交換;至於在柏林的拾荒行動,就是到街上把膠樽和玻璃樽拾回來,然後拿到超級市場回收機,換取現金或同等價值的貨品。我們一行人共同進退,不論多少,各自賺到的錢都屬公家所有。

脫胎換骨
曾經,我因為不喜歡自己的聲線,從來沒有唱過卡拉OK;性格害羞,在老師同學面前演講都會怯場。但在這次的賣藝行程中,我竟然有勇氣穿上那套動物衫,在公眾場所放聲高歌。我想,變得大膽,懂得放開自己,是參加賣藝團的最大得著。而歐洲的廣闊空間和悠閒寧靜,實在令我眷戀。於是,再次出去闖蕩,成了我未來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