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BU Enews Eyes on HKBU
2012年 三月 | 第十八期
Updates
 
 

劉冠倫博士:師者,傳道、授業、解惑

2002年「教學人員傑出表現獎」得主
2003年「教學、學習與科技優秀改革獎」得主
2004年香港浸會大學國際學院「Award for the Highest Teaching Evaluation」得主

香港浸會大學會計及法律系副教授劉冠倫博士以韓愈名句「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來提醒和鞭策自己,並不斷調整教學方法,讓學生成長。他常自嘲為「屢次戰敗的公雞」,這些挫敗的歷練使他更明白學生在學習過程中的困難,在教學上能夠找到方法誘導學生成長。

熱誠是信念 浸會建信心
手執教鞭十七年的劉博士,由始至終對當老師的熱誠比當律師更大。「每天張開眼睛起來,為自己的工作感到開心,這就是你的熱忱。」他深信能找到自己喜愛的工作,付出熱誠和努力,是主的賜福,將來必定有所收穫。

劉博士憶述年少時由於考不上大學,感覺猶如遭放棄一般。其後入讀當時的浸會學院,聽見謝志偉校長一番震撼人心的說話:「你來到浸會,便可以重建你的信心!」此話喚醒了他,不單激勵他發奮向學,更成為日後教學的動力。他願意邊聆聽、邊教授,希望成為學生的「定心丸」。

我明白,因我曾是「戰敗的公雞」
劉博士中學時期就讀於傳統名校,卻未能考進大學,他自嘲是「屢次戰敗的公雞」。「正因為我是一隻曾戰敗的公雞,是一位很遜的學生,所以我了解學生有何學習困難,也知道什麼理論對他們來說是深奧,從而加以講解。」擁有九年執業律師經驗的劉博士認為,多列舉現實例子作補充,有助學生理解艱深的法律理論,以及將法律條文應用於現實社會中。

劉博士強調與學生溫故知新,便能觀察學生的學習進度。他堅持每次課堂開始,都會向學生提問有關上一課的內容,若有些內容提問了兩、三次,仍沒有學生答對,他便會仔細解釋學生不懂的內容部份和了解原因。

課堂同步錄音 幫助學生重溫
劉博士明白法律十分深奧需詳盡講解,但同時也要兼顧上課進度。十年前,他買了一支錄音筆,在上課時同步錄音,下課後便將錄音上載至MOODLE讓學生下載。他承認有老師擔心學生向外發放片段或錄音,正如近年有人上載多段老師授課時講錯說話的片段,惹來非議。但他認為:「說錯話,是人之常情,只要肯承認錯誤,再作修改,有何不可?」若學生重聽後仍不明白,他便會在堂上多講解一次,學生都認為這樣的教學方法十分管用。

劉博士致力改善教與學,以技術提升兩者水平。他於二零零三年四月在美國第十四屆專上教育教與學國際會議上,獲頒授「教學、學習與科技優秀改革獎」。

視學生為子女 扶助自我增值
劉博士明白家庭的支持對學生很重要,也明白未必每位父母都有能力及資源,為子女安排好一切,因此他願意視學生為子女,有「好嘢」定必與自己「子女」分享。他明瞭學生在就學方面的資訊不足,因此常常四處蒐集他們可負擔的課程,如本地進修、證書課程,並推薦給學生,好使他們從多方途徑增值自己。

學生必須尊重自己和別人
劉博士認為文明社會若要有效運行,需要訂定一些法規和守則,並要執行和遵守。隨著時代變遷,社會自由多了,人愈來愈了解自己應有的權利,但與此同時,有時候卻不懂得善用自己的人權,例如他曾聽見一位學生說:「最後三年當學生,就讓我享受剩餘下來的自由吧!」他回應說:「放縱自己就是不尊重自己,不尊重別人。」

教學初期,劉博士很容易動怒,學生上課談天說地,他便會「喂!」一聲吆喝學生。後來,歷練多了,他知道不能假設學生樣樣都懂,吆喝只會震懾學生,但他們可能根本不明白你為何生氣,所以要向學生清楚說明何以要考慮別人、尊重別人。劉博士舉例說,他十分重視守時,課堂開始十五分鐘後,他會禁止學生進入課室。「學生可會想到,每當有人進進出出,其他同學的注意力會被分散,打斷上課進度呢?」

劉博士表示對於法律理論以至人生道理,歷練短淺的學生可能難以完全理解,但「人長大,成熟了,什麼都嘗試過,碰釘後,腦袋便會自通。」他強調浸大的學生是乖巧、可造之材,而老師的責任就是要解惑,令他們開竅。

不斷進修,不斷研究,再創佳績
劉博士除了教學,也會將時間投放於學術研究中。把所聞、所思、所想,套用於研究,更新自己對現今社會發展的了解。學識淵博的他一直緊貼社會發展脈搏,上進好學,他常自豪說:「我至今讀過十三間高等教育院校*,第一間就是浸會!」

然而,劉博士仍繼續努力不懈計劃修讀另外六個課程。他認為:「若我們付出多一點,努力進修,把學術研究的成果貢獻社會,不但能夠造福人群,也可以令大學的國際學術排名更上一層樓,甚至打進全球首二百間最佳學府。」

*倫敦城市理工學院
香港浸會大學
香港大學
倫敦大學大學學院
美國南美以美大學
北京大學
香港城市大學
北京師範大學
亞伯丁大學
牛津大學
哈佛大學
西安大畧大學
華盛頓大學